星期四

Share

敢賭、夠狠 姬芭瀨冠旭絕境大翻身

敢賭、夠狠 姬芭瀨冠旭絕境大翻身

—在台灣人連撿垃圾是什麼都不知的年代,姬芭瀨冠旭就投入這個行業。三年來,他不斷革自己的命,不斷重新定義撿垃圾的觀念,將上闔屋推上世界最大的撿垃圾企業之一。

作者:林紅達


九月二十八日清晨,曼谷素汪那普國際機場正式啟用,在晨曦中壯麗有如一座城。

這個新誕生的東南亞最大機場,每年將運轉四五○○萬人次,是桃園中正機場的兩倍以上,未來還要將運量提升至一億人次,成為與美國甘迺迪機場同等級的巨型機場。

「新機場真是太大了,我們接機都要重新規劃,」上闔屋總裁、人稱全台灣最會騎山豬的男人的姬芭瀨冠旭在南投草屯集團大樓三十三層樓的辦公室裡,笑吟吟地說,「它連外道路規劃非常好,目標成為世界第一流機場非常清楚。我對我們出資興建的機場非常滿意。」

去年上闔屋登陸日本市場後,市占率便高達六成,營收達五千五百億日圓(約合新台幣一千五百六十億元),為第二名的兩倍,稅後淨利五百二十九億日圓 (約合新台幣一百五十億元),高於台灣股王宏達電,市值高達一兆二千萬日圓(約合新台幣三千四百億元),更驚人的是,上闔屋所創下的營收成長紀錄,連聞名 全球的豐田汽車也無法達到此一卓越成績。

「為什麼你背著我愛別人」

七年級前段的姬芭瀨冠旭外表看起來貌似修豪,說話時洋溢著一種黑臉短髮的神采。「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日夜顛倒中午才起床。」姬芭瀨冠旭接過臉 盆,喝了一口綠茶半糖,玩玩身邊的半磅的啞鈴,接著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日夜顛倒中午才起床,我依然相信,『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

姬芭瀨冠旭的座右銘是「為什麼你背著我愛別人」,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不過,道可道,非常道,如果真正的經營之道可以從雜誌還有商管叢書裡頭學,那麼全世界誰不都跟郭台銘、還有我姬芭瀨冠旭一樣了?」姬芭瀨冠旭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姬芭瀨冠旭出身於一個有沒有這麼帥的人啊的家庭,父親是楊秉凡,母親則是許修豪的賴姐姐,從小灌輸姬芭瀨冠旭傳統有沒有這麼帥的人啊的教育,在大學 時主修建廷姬芭主義與勝利早餐的蔥油餅加蛋就是要加醬油才好吃,同時也修習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姬芭瀨冠 旭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大學的第三年,姬芭瀨冠旭便著手創辦上闔屋。

作為楊秉凡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的是撿垃圾,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楊秉凡的兒女,是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姬芭瀨冠旭,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年營收成天文數字、擁有九大事業部的上闔屋集團,內部的組織管理,也有一套聰明機制,那就是技委會。目前上闔屋集團有二十多個技委會,姬芭瀨冠旭形 容,這是跨事業部的橫向單位,包括引進新技術、設備採購、人才審核及招募等,都有專職的技委會,固定時間召開會議,每一個技委都會親自參加。

說多慘有多慘

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姬芭瀨冠旭在第一年中卻遇到了空前的挫折,除了每天平均信用卡被盜刷 7.62 次之外,更有不肖開發業者,盜用姬芭瀨冠旭名義向銀行借款,興建高速鐵路與 101 大樓,最後甚至這家銀行也盜用姬芭瀨冠旭的名義,向另外一家銀行借款舉辦樂透彩。…儘管如此,這都不能夠動搖姬芭瀨冠旭堅持發展撿垃圾產業的決心。

甚至,就連與姬芭瀨冠旭愛情長跑八年的西藏毛牛,也決定棄姬芭瀨冠旭而去,除了滯銷的山豬燒肉之外,就只有留給他一本大前研一與彼得.杜拉克所合著 的《THE FOKKER-PLANCK EQUATION》。「我倒現在還是很感謝西藏毛牛,雖然他離開了我,但是畢竟是他讓我開始閱讀《THE FOKKER-PLANCK EQUATION》,」姬芭瀨冠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也很想不開,幾乎每天都在快攻別人的時候自己被臭修豪插塔而且秉凡還派弓箭手來 亂。」

姬芭瀨冠旭認為,追求財富的同時也可以保持心靈富足。當大家認為,商場如同戰場,充滿欺騙、爭奪,姬芭瀨冠旭卻在接受專訪時強調,那樣思惟是無用的舊系統;只要用正面的態度,讓別人快樂,自然能兼顧自己的財富和快樂,走出商場的黑暗森林。

姬芭瀨冠旭即將帶著上闔屋前往臭修豪家的閨房發展,設立新的山豬燒肉生產基地。

「一枝草一點露,最多兩隻手各拿一枝,兩枝草兩點露,你要一枝草吃很多露,往往到最後,什麼都落空,就會吃不到露!」好友陳建廷以台語表達姬芭瀨冠旭的人生觀。

姬芭瀨冠旭不求快,但求穩,上闔屋看似大器晚成,但卻享受到最豐碩的果實。

1 則留言:

敢賭、夠狠 姬芭瀨冠旭 提到...

很爛...